汕尾日报社官方网站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文化 > 海陆风
一个爱国“老兵”——记抗美援朝志愿军老战士邹鸣凤
  • 2019-09-08 11:12
  • 来源: 汕尾日报
  • 【字体:    


宁静致远

早在中学时代读过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之后,我就想;要是能一睹志愿军战士的风采,那该多好啊!没想到,三十多年后我邂逅了一位“最可爱的人”,他就是现在住在城区的志愿军54军老战士——邹鸣凤。

邹鸣凤是盐屿人,生于19355月。现在虽说年过八旬,但身体硬朗,面色红润,笑呵呵的,平时喜欢穿一副白衫蓝裤。熟人们见到他,都亲切地称呼一声“老革命”。

195010月,新中国成立一周年之际,年仅16岁的邹鸣凤,积极响应党中央毛主席的号召,毅然应征入伍,成了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,编入广州军区军长丁盛(后晋升为广州军区司令员)的54军。1025,邹鸣凤身着戎装,肩扛钢枪,胸怀报国之情,迎着飒飒秋风,乘着火车,一路高歌;“雄纠纠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。保和平,卫祖国,就是保家乡……”从辽宁安东市(现丹东市),跨过鸭绿江大桥,抵达对岸新圩州,踏上了朝鲜的国土,马不停蹄地投身到风烟滚滚的战斗中。

在朝鲜,邹鸣凤参加过许多次战役,包括最激烈、最著名的上甘岭战役。在这些战役中,邹鸣凤听从指挥,端起五0式或三八式冲锋枪,英勇杀敌。当时,碰到了许多困难,正如魏巍同志所描述的那样——断粮、缺水、冻伤,交通封锁……朝鲜地处北半球,纬度较高,天寒地冻,平均气温零下20多度,最低气温零下26度。战士们白天打起精神,坚持战斗,饿了就随便吃,一日三餐无按时,常常是面团和着冰雪来吃;晚上,战士们常常睡在战壕里。每天清早醒来,邹鸣凤都发现一些战友被冻伤、冻僵了……

就在这种极端困难的情况下,战士们真正做到“中国好儿女,齐心团结紧”,互助互救,克服困难,邹鸣凤也做过不少好事。一天,激烈的战斗打响了,炮火连天,弹痕遍地,冲在前面的几位战友受伤摔倒了。邹鸣凤快速跑过去,扶起其中一位,帮他背枪拿包,然后交给跟上来的卫生员,紧接着去救护另一位,敌人的子弹从耳畔嗖嗖地飞过……邹鸣凤毫不畏惧,转身又上阵杀敌。这是常事了。还有一次,又是寒冬腊月的时令,部队行军经过一座高山,当时冰天雪地,三千里江山,一片银装素裏。山路崎岖打滑,山沟积雪覆盖,犹如茫茫雪海,一旦人跌下去,霎时就被吞没,比悬崖深潭还要恐怖,有个别战士就不小心掉了下去。这时候,走在邹鸣凤前面的战友吴军英,因连续行军作战而疲劳至极,走路没精打采,走着,走着,一不留神就要倒向山沟,在这生死关头,说时迟、那时快,邹鸣凤一个箭步冲上去,张开双臂抱住了军英的半腰,倒退回来,站稳脚步。军英这才回过神来,连声道谢:“哎呀,鸣凤,要不是你,我就变成雪人啦!救命之恩,永生难忘!”邹鸣凤摇摇手说:“不用谢,我们是战友兄弟嘛,以后走路小心就是了。”后来,军英转业在汕尾造船厂工作,他婚后生下第一个孩子,就拜鸣凤为义父,以示感恩。

停战后,一部分志愿军战士(包括54军在内)继续留守在朝鲜土地上,以防联军卷土重来。邹鸣凤由于作战勇敢,表现突出,立过几次三等功,因此被推荐到军官学校学习一年。他掌握了一些军事理论,提高了军事本领,当上了司令部的警卫员,腰插两支手枪。

19575月,54军撤出朝鲜,战士们又乘火车经过鸭绿江大桥,回到祖国,一路南下,沿途受到当地人民群的热烈欢迎。他们在广州市24中休整两个月后,身为副排长的邹鸣凤转业回到家乡。他先是安排在汕尾出口公司,一年后调到海丰县公安局,后来又到公平公社工作,为了照顾家庭,最后调回家乡糖专公司。不论在哪里,他都服从分配,积极实干,各方面表现都很出色,处处显示出军人本色。退休后,“老革命”经常锻炼身体,他每天清晨去海边跑步,口里还喊着“一二三,一二三……”保持着军人作风,几十年如一日。他还经常做好事,用抗美援朝的革命传统,来教育下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,发挥余热,继续为社会作出贡献。


 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主办单位:汕尾日报社  本网站由汕尾日报新闻网站善为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善为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660-3387883   举报邮箱:swrbxmtb@163.com
粤ICP备13051037号-1   粤公网安备 44150202000069号   网站地图  技术支持:开普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