汕尾日报社官方网站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权威发布
色鬼陈浩天的一足三船
  • 2019-09-04 20:35
  • 来源: 港嘢茶餐厅
  • 【字体:    

 

上一回港嘢君讲述了《周庭的白痴病历》,她装乖卖萌,与日本右翼等海外反华势力勾肩搭背,后来在港独势力内部的权斗中失势,沦为跌落神坛的“政治花瓶”。

今天,要讲的是陈浩天,他与周庭一样也与日本“黑龙会”等极右翼势力有染。为追求金迷纸醉的生活,陈浩天走上港独之路,他鼓吹“揽炒”发动爆恐袭击,更是借助港独运动之机拈花惹草、“一脚踏三船”,被前女友痛斥“色中饿鬼”。如今,多行不义的陈浩天难逃“生天”,他自设的“逃生门”卡住了。

 

829日,陈浩天在出境时因涉嫌“参与暴动”及“袭警”被拘捕

 

涉足政治,为“阔佬梦”走上港独之路

19909月,陈浩天生于香港,他的成长轨迹与罗冠聪颇为相似,都来自基层家庭,一度为职业选择彷徨不安。

中学时,陈浩天曾考虑成为传教士,香港理工大学读书时又谋划进入大型企业。毕业后,陈浩天成为无业游民,整天烟不离手,时常携龟到住所楼下散步,或者呆坐在小区的角落里。

陈浩天的父亲是一家装修公司的包工头。眼看着儿子无所事事,陈父就安排他到公司帮忙。不过,陈浩天懒散如旧,每周只工作一两天,还摆出一副“阔佬”的面孔。

他依旧穷困潦倒,与母亲、妹妹挤在狭小的公屋里。他的“阔佬梦”难以在装修工程中实现,陈浩天决意参与街头政治。

陈浩天自述,他原本并不热忱于政治。2014年“雨伞运动”期间,受大学教授戴耀廷等乱港分子的鼓动,陈浩天才走上街头。他第一次政治运动就以失败告终,失落的陈浩天将此归咎于“和平、理性、非暴力”路线。

20163月,陈浩天联络“雨伞运动”“占中运动”结识的狐朋狗友,正式创建“香港民族党”,主张“民族自决”,逐渐与泛民主派分道扬镳。

陈浩天公开表示对周永康、罗冠聪等人组建的“香港众志”不屑一顾。20165月,他在接受“港独派”媒体《本土新闻》采访时公然叫嚣:“丢掉雨伞!香港独立!”

 

三年来,陈浩天逐渐在“街头暴恐”中搏出位,却仍在社交媒体上哭诉“生活艰难,找不到工作”,并以此鼓动“废青”上街闹事。

然而,外界发现,昔日的“携龟呆男”已是名副其实的“阔佬”。他不仅频繁与性感女郎出双入对,还搬出位于沙田水泉澳邨的公屋,在大围村附近租了一处豪宅,月租一万多港币。

面对“钱从何来”的质疑,陈浩天常以“敏感话题”为由避而不答。2018814日香港外国记者会(FCC)午餐会上,被媒体穷追猛打的陈浩天敷衍说,“香港民族党”是自己筹钱,例如卖T恤。

当时,“香港民族党”已被裁定违反香港基本法,不能通过公司注册和银行户头,更不能接受社会捐赠。但是,卖T恤岂能支持它庞大的开支?

一时,陈浩天“卖T恤”成为谎言的代名词。实际上,他的背后至少有两大“金主”支撑。2016年以来,他一直得到“台独”势力每月5万港币的日常运作经费。每次发动暴力骚乱时,陈浩天还可额外得到5万到10万港币的追加款项。

这些活动经费通常经由“中间人”现金转交。来自台湾交通大学的孙治本被曝即是“中间人”之一,他多次与陈浩天、黄台仰、梁天琦、梁颂恒等港独组织头目密会。

“自由印太联盟”则是陈浩天的另一大“金主”,它是由陈浩天筹建的一个跨国反华组织。正是这一笔笔庞大的乱港金援,让陈浩天真正过上“阔佬”的生活,住进豪宅,身边的女伴更是走马灯般地更换。

 

“脚踏三船”,借乱港之机拈花又惹草

       20189月,陈浩天与现任女友Kelly搬进大围村附近的“万元豪宅”。

不过,陈浩天的母亲和妹妹并没有随之搬家。这个单亲家庭曾因住房问题而龃龉不断。他原本与母亲和妹妹一起住在沙田水泉澳邨的公屋,但其母不时地带“男朋友”回家过夜,陈浩天亦时常带女友在家留宿,其妹只好搬到男朋友家中居住。

 

20187月,陈浩天与一名女子首次被发现在台北亮相


搬进豪宅后,陈浩天则沉浸在二人世界里,他的女友Kelly也是朝秦暮楚的传奇人物。公开资料显示,Kelly毕业于香港树仁大学新闻与传播学系,因为长相颇似影星故被称“树仁陈法拉”。Kelly曾任空姐,现已转至中环的一家医疗集团工作。

Kelly原本与港独分子卢斯达拍拖。20162月的“旺角暴乱”中,Kelly还多次在社交媒体上贴文大骂香港警察。犹如电影《无间道》里的情节,20173月,Kelly被网友发现疑似恋上一名香港警员,她还高调贴文贴照片大秀恩爱。

这让卢斯达沦为笑柄,他的一些追随者纷纷谴责Kelly“水性杨花”。Kelly则不甘示弱,她与“卢粉”对骂,并宣称从不支持港独和“本土派”。

一年之后,Kelly却又重投港独分子的怀抱,新欢自然不是卢斯达。20187月,Kelly与陈浩天首次被发现在台北亮相。他们相拥“扫街”品尝街头美食,还揽着陈浩天的脖颈轻声窃语。Kelly一时孟浪,直接将她在酒店的性感照片发到社交媒体上,随即又删除。

这段“狗血”的恋情曝光后,一度触发港独组织的内讧,卢陈二人迅速反目成仇。公开资料显示,卢斯达原名刘耀文,绰号“肾弟”,曾与陈浩天还是“老友”,被大众讥讽为“港独襟兄弟”。这段香艳故事中,卢斯达撕开了陈浩天风流成性的真面孔,直接斥责陈浩天不厚道。

 

20187月,Kelly将在台北一家酒店的床上照片发到社交媒体上,随即又删除


然而,在与陈浩天同游台湾时,Kelly还只是“小三”(第三者)。当时,陈浩天的“正印女友”英文名为Karen,二人相识于2018年初。这名陈姓女孩在香港恒生管理学院读书,她一度崇拜陈浩天。与陈浩天相识不久,Karen就搬进男友在水泉澳邨的公屋。

得知陈浩天在台北出轨的消息后,Karen终日以泪洗面,在找“好姊妹”诉苦时痛斥陈浩天“色中饿鬼、非常花心”。

陈浩天常借社会运动之名拈花惹草。20184月下旬的一个深夜,他与沙田区议员黎梓恩吃饭后,迅速跑到一家便利店购买酒精饮品后,又快步走向沙田大会堂广场。

不久,一名戴眼镜的年轻女子赶来相会,二人把酒言欢。当夜10时许,陈浩天突然站起来向四周张望后,手指公园一处小树林。起初,该女子似乎不太情愿,但禁不起陈浩天软磨硬泡,最后半推半就跟随陈浩天钻入小树林。

 

20184月下旬的一个深夜,陈浩天被发现与一名戴眼镜的女子在沙田大会堂广场见面,随后一同钻入附近小树林


大约一个小时后,二人衣衫不整地走了出来。这段丑闻被香港《文汇报》曝光后,陈浩天“一脚踏三船”的故事不胫而走。

这只是港独运动“脏乱差”的一个缩影。“大专2012”头目周澄混乱的男女关系早已传遍全港,“热血公民”创办人黄洋达则与他的“港独教父”黄毓民反目成仇,起因只是如何分配每月3万元的活动经费。

 

鼓吹“揽炒”,实则“又想威又要戴头盔”

      201982日下午320分,陈浩天被十多名香港警员押返水泉澳邨的住所进行搜证,他垂着头,呆呆地盯着自己的双脚。

犹如被捕鼠器夹住的老鼠,戴上镣铐的陈浩天内心翻滚着愤怒与绝望。见到闻讯而来的各路记者时,他情绪失控地大喊,“唔使惊白色恐怖,唔使担心俾人啦!”

陈浩天擅长“贼喊捉贼”。2019825日,在荃湾大陂坊的暴动中,一群暴徒用长铁棍等袭击警察,却诬陷“都系警察所为”。陈浩天还煞有介事地带头“抓鬼(警方卧底)”,最终证实只是暴徒自己人所为。为避免被“猪队友”牵累,暴徒们每次都临时通知,衣服上要更换不同颜色的贴纸。

被捕后,陈浩天仍故伎重演,他又在一系列证据面前自称遭遇“白色恐怖”。

陈浩天的败露纯属偶然。20198121时,在处理一宗盗窃案时,香港沙田警区巡逻人员意外发现暴恐线索,随即顺藤摸瓜搜查了火炭坳背湾街45号喜利佳工业大厦,查获汽油弹、弓箭及含大麻成分的精油等违禁物品。

香港警方以“涉嫌藏有攻击性武器、无牌藏有爆炸品及无牌售卖第一部毒药”三项罪名拘捕71女,皆为“香港民族党”成员。这也坐实了陈浩天“组织暴动”“袭警”等多项罪名。

陈浩天一直崇尚暴力乱港。2019713日,他在所谓“光复上水”游行期间已涉及一起伤人案。816日,他又公开鼓动暴力袭击香港的银行体系,而丝毫不顾此举将危及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。

其间,陈浩天还公然叫嚣,“中国和香港政府,我们要同你‘揽炒’!”

“揽炒”原是香港黑帮的暗语,有“玉石俱焚”之意,更通俗的说法就是“抱住一起去死”,却逐渐成为乱港分子时常挂在嘴边的动员令。按照“揽炒”逻辑,骚乱所影响的行业越多越好,被拖下水的人越多越好。

2019720日,香港警方在荃湾一座工厂大厦查获爆炸品,包括至少1公斤TATP烈性炸药和10枚燃烧弹。一名27岁的香港籍男子当场被捕。后来,该男子被证实是“香港民族阵线”的成员。

香港人口密度极高,每平方公里平均居住着3.2万人。陈浩天等暴力乱港头目口口声声“为七百多万港人福祉抗争”,却将爆炸品工厂藏匿在居民区,随时可让无辜的民众身陷火海。

 

“香港民族阵线”与陈浩天领导的“香港民族党”同气连枝。但它的创建者早已抱头鼠窜。201810月,“香港民族阵线”前召集人陈卓南就抛下组织和兄弟,远赴欧洲,较早抢得“港独走佬”的绰号。

临行前,陈卓南火线安排梁颂恒为他的继承人。不过,这名新晋掌门也是“怂货”。游行时,他总是戴着口罩,躲在游行队伍中充当“布景板”。游行一结束,他二话不说赶紧“掟旗走人”。

梁颂恒与陈浩天之流更是“聪明人”。他们深知,接手维持“独”党如同手捧“火球”,但他们“又想威又要戴头盔”,既想赢得“兄弟们”的拥戴,更觊觎着大笔外援经费。

眼看着一个个祸港乱港的头目落网,陈浩天也急欲做“走佬”。2019829日晚,准备出境的陈浩天在香港国际机场被拘捕。

 

串联“五独”,卖国路上暗设“逃生门”

东京“五独”俱全,也是港独分子的常聚之地。港嘢君在《周庭的白痴病历》一章就讲到,周庭时常窜访东京,还与枝野幸男等极右翼势力勾肩搭背。

陈浩天走得更远。他与日本“黑龙会”会长田中健之联系密切。201611月,陈浩天首次秘密拜见这名黑社会头子,开始建立起“香港民族党”与“黑龙会”的勾连渠道。

从公开信息统计来看,此后的三年里,陈浩天与“黑龙会”人员至少五次见面,陈浩天已彻底走向卖港卖国的汉奸之路。

19012月成立之初,“黑龙会”就将夺取中国黑龙江流域定为组织目标。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,“黑龙会”又派出大批武士、浪人和间谍进入中国,他们从事谍报、策反与谋杀等活动。直到1946年,盟军最高司令部勒令“黑龙会”解散。

这一臭名昭著的军国主义组织却从棺材里爬了出来。2008726日,田中健之与头山立国联手重建“黑龙会”,大肆介入“台独”“疆独”“港独”等分裂中国的活动。201810月,“黑龙会”又加入由陈浩天倡导的“自由印太联盟”。

所谓“自由联盟”实则“五独俱全”。20183月,陈浩天以“香港民族党”头目的名义,召集“疆独”“台独”“蒙独”“藏独”的部分代表组建“自由印太联盟”。

借“联盟”之壳活跃于“众独”之中,陈浩天还与“疆独”头目热比娅、“黑龙会”头子田中健之等臭名昭著的人物勾肩搭背,并把合影照片发布到互联网上炫耀。

陈浩天还向热比娅等极端分子“取经”,学习如何组织武装暴动和发动恐怖袭击。返港后,他将所学诉诸恐怖主义实践,开始招兵买马吸收黑恶帮派分子,还在荃湾、火炭等地居民区秘密建立“军火库”。

 

陈浩天在暴力上的胆大包天,甚至让另一些乱港分子都侧目。就在陈浩天赴“2018台北国际研讨会”前夕,香港《大公报》披露梁国雄、罗冠聪、郑宇硕也将出席上述集会,三人立即变成“缩头乌龟”,不愿明目张胆与之共会,而是在“五独会”举行的前五天秘密前往台北会见了相关人士。

20181125日,“2018台北国际研讨会”举行,虽然“五独”对外声称阵容强大,实际只有不足40人出席,台上振臂高呼,台下则沉沉欲睡。

由乌合之众所拼凑的“自由印太联盟”,也同样难免“一盘散沙”的命运。一名港独分子曾自揭疮疤,“各自为政、一盘散沙,甚至相互掣肘、相互攻讦,陷入严重的内争、内耗之中”。

 

每一名参与者都有“小九九”。20183月,在接受外媒采访时,陈浩天公开鼓吹“外力结盟,对抗中国”。

“议会路线和街头路线已经在香港行不通……而街头路线代价非常大,效果亦非常差,旺角冲突案中很多人被判暴动,一坐监就是三年。”陈浩天在上述采访中还透露,“所以,我们都是望向国际……可以说这是造一道‘逃生门’,如果有一天香港连说(港独)都不能,会坐监的话,我们都需要一个地方去发声。”

那时起,陈浩天就已为“跑路”做准备。201984日,陈浩天被拘押42小时后获准保释,他声称仍要去日本。而829日在机场被捕时,他要去的目的地正是东京。

 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主办单位:汕尾日报社  本网站由汕尾日报新闻网站善为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善为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660-3387883   举报邮箱:swrbxmtb@163.com
粤ICP备13051037号-1   粤公网安备 44150202000069号   网站地图  技术支持:开普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