汕尾日报社官方网站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文化 > 我们的节日
人在中秋试解月
  • 2019-09-08 11:18
  • 来源: 汕尾日报
  • 【字体:    


●庄谦应

农历八月十四夜,中秋未至月已明。不是中秋胜似中秋。

童声已入梦,灯光已渐灭。孔明灯尚未点燃,人们真诚的祝愿,早已穿越夜空而来。愿望不管有多远,心与心近了,天各一方也只在咫尺。

远处的水,渺远而神秘,在点点渔火的暖意中,不言也不语,默默编织鱼儿的梦。眼前的小山,也在梦中,酣睡。

不眠的是那些唧唧秋虫,还有,今夜的主角——那山顶上的月娘。她的吉祥之光如网如纱,笼罩着山上的每个角落,轻轻安抚着每一棵树每一朵花每一株草,安抚着一个个不眠的人,一个个累了、静了、闲了的人。

那些花儿,那些草儿,还有那些不安的魂灵,统统都沉静下来,一时之间,温柔得如水,如梦,如情人的眼眸和心灵。她们,似乎都已明了,人盼团圆,月示中秋,可是,谁又能不再孤寂,谁又能得到长久的慰藉?谁又能知道?她们,似乎都在月下悟透了朝朝暮暮,参透了生生世世,可是,那些酸酸甜甜,那些别别离离,是否真能如春梦了无痕?花木虫鱼或能解得人心,人心又是否真能解得月意?

明月,高高在上,悬挂中天,如此皎洁,如此透明。可是,她身边的星儿呢?不是都远离她了吗?不是都有些暗淡无光吗?拥有无比高洁和慈悲的明月难道非要承受孤凄和寒冷吗?

我,不禁有些凄然。我的心,几乎隐隐作痛起来。

为明月,还是为了谁?人与月,若不能心心相印,惺惺相惜,又何必有什么中秋?即使有了中秋,又何必妄想什么团圆?人既不解月,月徒随人身!

一声浩叹过后,我,静静的,关了灯,独坐后阳台,做小山的眼睛,阅读明月,与明月为伴。

不经不觉,凌晨已过,中秋已至。午夜凉如水,月光清似雪。那仲秋的燥热和骚动,总该收敛了吧?

我总觉得,我的明月,不是明月,是仙露,是琼浆,是菩萨的心。极冷的月何尝不是极热的心?亘古以来,这明月,冷冷的清辉柔光,安抚了多少不安分的心!若非明月,夜何以如此安详?若非明月,孩儿的呓语何以如此幸福?若非明月,那虫儿的欢唱何以直到永恒?

我知道,到了晚上,明月又将引来提着灯笼的孩儿,人们又将孔明灯送上广袤的夜空。

眼前,安睡的小山,林木森森。

顶上,一轮白玉盘,唤作中秋月。

心中,一声声祝愿,撒作明月光。

 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主办单位:汕尾日报社  本网站由汕尾日报新闻网站善为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善为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660-3387883   举报邮箱:swrbxmtb@163.com
粤ICP备13051037号-1   粤公网安备 44150202000069号   网站地图  技术支持:开普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