汕尾日报社官方网站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文化 > 我们的节日
佳节飘升鸟梨香
  • 2019-09-08 11:19
  • 来源: 汕尾日报
  • 【字体:    


●阿鸿

鸟梨成熟的季节在中秋前后,所以品尝鸟梨最佳时节是中秋期间。这时的鸟梨外表显黄褐色,果肉饱满,果汁有丝丝清甜,口感清爽。这时倒成了我大快朵颐,幸福感爆棚的快乐时光。

陆丰甲子人多喜欢这一苦涩的生果之物,还配有俗话“油甘鸟梨,吃了正来”。孕妇特喜欢啃它,肥肠油肚的人把它当作消化良果,小孩们空着肚子,却把它当作填补肚子的食物,拜神的妇女用它来作青果,中秋节更是拜月的佳果,以至于乡人把“油甘鸟梨”当作生果的代名词。人生在世,就像吃东西一样,体现出酸甜苦辣涩各种滋味,五味杂陈或许就是这个意思。

记不起什么时候,我开始喜欢啃嚼鸟梨的,反正自我懂事起,每年中秋家中拜月的那几粒鸟梨都是我一人承包了。也许我是家中最小的,父母比较偏爱,或许是鸟梨确实酸涩并不美味,哥哥姐姐们懒得和我争食,每年中秋,我都能一解馋瘾。

人在味蕾没有打开的食物匮乏时期,尤其受到味觉刺激性食物的诱惑。甲子人把这酸涩的鸟梨进行加工烹制成为特色小食。加工鸟梨,先把鸟梨放进锅中煮一下,捞起后,渗入糖精浸泡,然后用竹签串成一串串,每串数颗,摆在学校门口、电影院门口、公园门口,凡是小孩能看得到的地方都有岀售,专门勾引小朋友前去购买。

在我记忆中,有一种叫做“甘草鸟梨”,滋味甘甜,很好吃。加工时将煮好了的鸟梨放在甘草糖水中浸泡,食起来有甘甜的味道。若煮熟后撒上白糖粘结在鸟梨上面,便变成了一层白霜,叫做“冰糖鸟梨”,这种鸟梨很像北方的“冰糖葫芦”,不过“冰糖葫芦”样子好看,红红绿绿,中间还有枣泥馅子,冰糖鸟梨则除了糖外无其它配料,啃咬开果酱还是酸涩酸涩,倒也原汁原味。

在淡泊平静的秋色中,离开家乡近29年了,我至今仍怀疑加工鸟梨的人是针对小孩的味觉专门调制的!反正于我那时总觉得天下最好吃的水果就是鸟梨,只要有机会偷卖个牙膏壳或偷卖点“银纸灰”,身上有了一二分钱便会跑去换成鸟梨吃。逢年过节看露天电影时,也会手里拿着那么一串加工好的鸟梨到处显摆。当然,其炫耀不下于今天手上拿着一部华为5G手机炫亮。往往是一串鸟梨慢慢的啃嚼到电影结束,嘴里还含着一颗,而嘴里的那一颗一般都会含嚼到孜然无味了才依依不舍地吞食掉。人家说鸟梨酸涩有助消化,吃了容易饥饿。但那时我们每天的主食除了番薯就是清稀的白粥,所谓的菜除了咸菜、菜脯就是“油麻姜盐”、九层塔等杂咸。刚吃完饭肚子又饿了,长年处于饥饿状态,还谈什么消化啊!我倒觉得,嘴里有东西啃嚼,肚里有食物消化就是快乐幸福。再说,鸟梨也不仅仅是酸涩,啃嚼之后口齿间还有一股淡淡的甘醇,实在是其它水果所不能及的滋味。

当年我和母亲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中秋节,历历在眼。那年,秋意来得早些,翠幕轻寒,透骨凉。失意的人也许更懂得落寞。在抛离都市的喧嚣之后的中秋夜,只能摆一份“油甘鸟梨”,泡一壶陈年水仙拜月。月夜皎洁,令人不甚唏嘘,我们母子好似被世人遗忘的坐在老屋大门口“品月”。月皎洁,光乳透,渗人心肺。热闹是人家的,老屋好像是“广寒宫”——母亲年老体衰,而我穷困潦倒。愁鬓逢秋色,这是一个令人心旌摇荡的中秋夜。母亲个性很坚志,思绪恍然,她总把苦难留给自己。她还是焚香拜月,祷祝子孙兴旺发达,安康幸福。我懂得,母亲此时眼角的浑浊,眉眼间又何尝不透露出内心的苦涩与不甘,那是更多的对我的牵挂和祝福。人生有二种境界,一种是痛而不言,另一种是笑而不语。我仰望天穹,月明星稀,摇不落满天的银光,有的是澈骨的秋凉和小桌子上摆着酸涩的鸟梨……但母亲在身边,于我是一种信念,有了家的温暖,内心有了安顿,有一个可以舔伤口的地方。

岁月,让我们对生命的理解和感悟越来越深。虽然时光不可返流,但每到中秋时分,我依然想念这故乡风物,总会浮现脑海,搅拌得心思里涌起一份淡淡的酸涩的鸟梨滋味……

 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主办单位:汕尾日报社  本网站由汕尾日报新闻网站善为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善为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660-3387883   举报邮箱:swrbxmtb@163.com
粤ICP备13051037号-1   粤公网安备 44150202000069号   网站地图  技术支持:开普云